· 学校主页     · 关注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校友论坛  朝花夕拾

【60年校庆征文】回忆徐立行教育长在哈军工创建初期

作者:  文章来源:校友网  发布时间:2017-08-25  浏览次数:3

  徐立行(1911-1985)是哈军工筹建委员会副主任,首任教育长,参与了哈军工创建和早期发展全过程,在哈军工工作了整整十个年头。本文回忆记述的是他在哈军工创建初期几件事。
一、选择文庙街建院地址第一人
1952年3月26日,毛泽东主席批准了中央军委聂荣臻代总参谋长、栗裕副总参谋长提出“筹建军事工程(技术)学院”的报告。同时,军委指定陈赓负责筹建,以西南第二高级步兵学校为基础,院址初选哈尔滨。4月中旬,陈赓在去朝鲜战场接替彭德怀司令员回国治病前夕,电告徐立行(时任“二高”副校长)立即去哈尔滨选择建院之址。4月25日,徐立行率训练部肖连山科长、军务科沈清波参谋和警卫员一行四人,从重庆乘江轮经武汉转车到北京,办了有关手续后,于5月5日到达哈尔滨。松江(后称黑龙江)省委很重视,派军事部江部长等陪同在市区沙漫屯、柞树林等七、八个点实地勘察。最后徐立行等看中文庙街,因为文庙街是哈市制高点,周边有文庙、极乐寺等建筑,人文环境好;距离火车站、飞机场(老)、松花江边交通方便;向东向南有一片空旷、荒凉坟地,人烟稀少,大有建设、发展空间。在取得省委同意后,与省委共同向东北人民政府、东北军区写了哈军工选点报告。经转报于6月中旬,党中央、政务院(后称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签发文件,批准了这个报告。6月23日,“二高”接到全迁哈尔滨的命令。6月24日徐立行又亲率营建处张复明处长及校务部门干部、警卫营战士共200人离开重庆,直指哈尔滨为建院打前站。
二、具体建院方案的草拟者
1952年7月底,苏联政府受中国政府邀请,派来帮助中国创建“军工”建院设计专家四人,其中有空军中将奥列霍夫(后任学院首席顾问)、炮兵少将、内燃机专家、海军上校等。8月5日,陈赓、徐立行偕同这四位苏联专家从北京至南京军事学院考察。后到上海参观交大、复旦、同济等大学校园,再北上大连海校、沈阳兵工厂、长春九航校继续考察,最后一站到达哈尔滨。陈赓指示徐立行,根据军委聂、栗总长“筹建军事工程学院”报告精神,认真与四位苏联专家讨论、交流、研究,草拟一个具体建院方案。徐立行几易其稿,提出方案首先是对学院的定位。学院应是在中央军委直接领导下的一所综合性、军事性、技术性的高等院校,定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按军、兵种设系;按兵器装备设专科;专科下以学科设教授会(教研室)。拟定学院设空军、炮兵、海军、装甲兵、工兵等5个工程系;分设23个专科(空军工程系6个;炮兵工程系5个;海军工程系5个;装甲兵工程系2个;工兵工程系5个);公共课、基础课、专业基础课、专业课以及实验室、陈列室也都有了名称、学科称呼和标号。方案对院址选定问题,在经过反复比较后认为,初选哈尔滨是正确的,院址定在哈尔滨。
三、向陈赓报告“大和旅馆”好消息
1952年9月1日,“军工”筹委会在北京成立不久,徐立行又在半年之内第四次来到哈尔滨。这次来哈尔滨的任务是要与省、市联系解决安排下一步各路人员到哈尔滨的住房问题。这时北方冬季快要到来,解决这一问题更为迫切。在与省、市领导多次商谈中,特别要求省、市首先帮助解决从全国各大学调聘来的一批老教师和从苏联聘请来的一批顾问、专家的住房。徐立行在夜以继日地走访活动中,了解到哈尔滨铁路局的苏联专家将要陆续撤回,其住的靠火车站边的红军街1号“大和旅馆”有可能空出来。“大和旅馆”是日本人建设,有几十个房间,各种设备、条件都很好,交通方便,安全也有保证。但是这个旅馆是中长铁路局的,省、市无法过问,要解决必须通过铁道部与中长铁路局中、苏两方局长商量。11月4日徐立行向在北京的陈赓报告了这一好消息。陈赓接到电话喜出望外,在11月5日就亲自去找周恩来总理,周总理批示陈赓与铁道部滕代远部长当面协商。经过滕代远部长与中长铁路局领导商量,终于把“大和旅馆”借给“军工”苏联顾问团使用。解决了“军工”燃眉之急。以后陈赓高兴地对徐立行说:“你这个徐立行呀,没有白跑哈尔滨,消息灵通,反应也挺快!”
四、专程南下上海拜访苏步青
苏步青是我国著名数学家,原是浙江大学教务长,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时,调任上海复旦大学校长,是位民主人士。“军工”筹建初期从各大学调用的教授名单中有他的助手卢庆骏。卢是浙大数学系三大巨头之一,也是苏步青得意门生,不久前随苏从浙大调复旦,成为复旦大学数学系骨干,已经开课的高等微积分及复变函数、数论这两门课无人代替。但卢庆骏对“军工”来说,又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他学的不是理论数学,而是应用数学,他的数学知识与工程方面结合较密切;又有朝气,有组织能力。但在调卢庆骏时,浙大、复旦两校都不肯放,苏步青反对更为坚决。一次在陈毅(时任上海市长)主持的民主人士座谈会上,苏步青等几位教授报告“军工”调卢庆骏的状,认为“军工”是挖战壕的,要调卢是浪费人才(这是借口,实际是他们内心反对)。陈毅把这一情况告诉陈赓,陈赓则认为这是我们要调动卢庆骏的最好契机,请徐立行立即南下去做苏步青的工作。徐立行到上海拜访苏步青时,一身戎装,满口上海乡音,因为他们都是上海人,从青年时代说到解放以后;再说到新中国办“军工”重要意义,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主席的重视。哈军工是一个军事技术要求很高的大学,在专业设置上也不同于一般大学;在创建初期更急需一批高水平的教授、专家参加教学工作。哈军工想请卢庆骏去也是出于工作需要。徐立行彬彬有礼、态度诚恳、言辞谦虚,终于感动了苏步青。苏则当即拍板,表示一定以国家利益为重,从大局出发,放开个人私见,很高兴地答应把卢庆骏调到“军工”。
五、为哈工大陈康白校长因哈军工“受责”鸣不平
哈军工落户哈尔滨后,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同住在一条街(大直街)上。哈工大当时集中了许多苏联专家,又系示范性工科大学,对刚创建的哈军工来说,自然是个很好学习和求援的地方,哈工大上任不久的陈康白校长,原是延安自然科学院院长,与陈赓、徐立行在延安都有一面之交。一次会议上,陈康白主动提出从哈工大毕业的59名研究生中,抽出20名研究生帮助哈军工解决专业课教师问题。陈康白这一建议本来是好意,对哈军工自然是雪中送炭。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却遭到高教部刘副部长的反对和责难。这位刘副部长与某一位高教部工业教育司司长到哈工大检查工作时,分别批评哈军工在囤积教授,哈军工教授用不了。这些不负责任的讲话,不仅在哈工大流传,也传到其他高校,引起有的高校责难等等,有的以此为借口,拒不调人。刘副部长对陈康白想调20名哈工大研究生的问题,耿耿于怀,说要处罚陈康白,撤陈康白职,批评陈康白“组织上无权答应,政治上没有立场”。徐立行为陈康白因哈军工无端受到指责而忿忿然,很为陈康白鸣不平,积极向陈赓建议,认为我们不能背黑锅,该为陈康白说话,免得陈康白压力太大,委屈太多。我们应该向中央反映意见,奏高教部一本。陈赓也很愤慨,立即表示“以我的名义向中央军委、中央文委反映。”1953年9月24日,高教部党组给中央军委写了信,认真检查对哈军工支持不够的问题;高教部杨秀峰部长也给陈赓来了信,说明过去对新创建哈军工学科专业设置及任务繁重都不很清楚,以致这次在调哈工大研究生工作上发生了误会和分歧,一再向陈赓道歉。这样,商燮尔(现任防化学院领导、中将)等20名哈工大研究生也就在9月份顺利到哈军工有关专业教授会(教研室)报到,成了哈军工的一员。
六、戏称五座教学大楼造型又古又今
1952年12月18日,正式组成哈军工营房建筑委员会,徐立行是委员之一,参与了校舍建筑决策全过程。在1953年完成了10万平方米生活用房建筑之后,重点是要在1954年开始建筑近20万平方米的五座教学大楼(即11、21、31、41、51号楼)。在讨论五座教学大楼造型上有两种意见:一是按照欧式建筑造型;一是盖个大屋顶,保持中国传统造型。主张欧式建筑的人认为这样既节约符合现代人的心理,也是一种与国际接轨符合世界潮流的象征;主张盖大屋顶的人认为“大屋顶”是中国人乐于接受的民族建筑风格,既朴素大方、又气势雄伟。两种意见有些争论,徐立行是主张前者,提出不盖大屋顶既可节约不少资金,又可宽敞明亮,适合学生学习环境;戏称盖大屋顶的造型是身穿西装,头戴瓜皮帽(旧社会男人的装束)。在经过一番讨论和争论之后,陈赓结论的发言也很幽默:“六层教学大楼加上大屋顶形成宫殿式建筑,这样建筑花钱要多些。既然你们多数人都赞成大屋顶,那就按照你们的意见办;但是要注意节约,如果将来出了问题,我去坐牢。不过我这个人别的都不怕,就怕寂寞,当我去坐牢的时候,你们要有人陪着我。”随后,徐立行也就哈哈一笑:“这五座教学大楼造型真是又古又今!”放弃了自己原来的主张。

 

© 2017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友工作办公室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哈尔滨工程大学主楼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589365 82569000
管理维护: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友工作办公室 技术支持:信息化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