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主页     · 关注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纪念奥列霍夫铜像落户哈工程大学校园十周年

作者:唐瓦加  文章来源:校友网  发布时间:2017-09-05  浏览次数:55

座落于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园的奥列霍夫铜像及以他名字命名的广场

  2017年9月10日是奥列霍夫铜像落户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园十周年的纪念日,2017年还是奥列霍夫空军中将诞辰115周年和逝世60周年纪念日。奥列霍夫空军中将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下文简称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第一任首席顾问。他是中国人民熟知的老朋友及爱戴的国际友人。在今年纪念奥列霍夫中将的日子里,我作为哈军工子弟写出此文,以纪念这位为哈军工做出重大贡献的苏联将军。

  奥列霍夫将军在哈军工建院初期是协助陈赓院长制定建院方案苏联专家的设计组组长。当时按照苏联专家来华工作协议,奥列霍夫将军在华的工作聘期是到1956年4月结束。但他怀着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一定要看到哈军工的第一期学员毕业之后再启程回国。不幸的是,1957年3月27日,奥列霍夫将军在哈军工忙碌工作之后的晚上,在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驻地《大和旅馆》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享年55岁。

瓦•伊•奥列霍夫苏联空军中将

  瓦季姆•伊万诺维奇•奥列霍夫于1902年出生于白俄罗斯维捷布斯克市。1927年加入苏联联共(布) (苏联共产党),1933年进入莫斯科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是当时在校学习的我父亲唐铎的同学,党支部书记。1938年奥列霍夫被调到联共(布) 中央委员会 (苏共中央委员会) 工作,40年代初,出任苏联红军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

瓦•伊•奥列霍夫苏联空军中将

  奥列霍夫从苏联卫国战争一开始,就在苏联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的岗位上工作﹑战斗。尽管从俄罗斯网站上几乎找不到奥列霍夫将军完整的生平简历和介绍,而中文有关介绍奥列霍夫生平的资料都把1942年定为奥列霍夫到空军干部作部长工作的年代,但2009年俄罗斯促进科学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出版的由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阿列克谢•斯捷潘诺夫博士所著的《战前苏联空军的发展史(1938年至1941年中期) 》一书中,为人们提供了可靠的历史史料,明确了奥列霍夫担任此要职的时间。在书中,作者斯捷潘诺夫博士写到:1941年6月3日联共(布)中央政治局颁布《关于对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和副部长的任命》的П33/167 号令,任命刚从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国防人民委员会干部部副部长岗位上卸任的瓦•伊•奥列霍夫为苏军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调任苏联国家安全人民委员会的弗•特•贝斯特罗夫为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副部长。原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长弗•伊•别洛夫奉命与奥列霍夫进行了交接工作,一个星期后瓦•伊•奥列霍夫正式上任了。从中可以看出奥列霍夫正式出任苏联空军总司令部干部部部部长的时间是在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前的十几天。而在整个苏德战争期间,奥列霍夫都是在苏联空军重要的岗位上战斗的。他参与了苏联空军最高领导层对纳粹德军作战计划的制定﹑部署和执行;对空军指战员干部的任命﹑调动﹑晋升和撤换;奥列霍夫成为了领导和指挥对德军作战的苏联空军总司令部高级指挥官之一,他多次受到嘉奖,为二战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2009年俄罗斯促进科学教育基金会出版社出版的斯捷潘诺夫博士的著作《战前苏联空军的发展史(1938年至1941年中期)》

  苏联卫国战争期间,1942年年6月3日斯大林元帅签署第865号授衔命令,授予奥列霍夫苏联空军少将军衔。1943年5月28日,自上次晋升还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斯大林元帅再次签署授衔命令,奥列霍夫再一次得到晋升,成为佩带苏联空军中将军衔的将军。1943年3月18日奥列霍夫将军荣获了“红旗勋章”;1944年8月23日他被授予了苏联最高荣誉勋章--“列宁勋章”;1945年6月29日他又荣获了“1941-1945 伟大卫国战争战胜德国奖章”;1945年8月18日他还被授予了库图佐夫二级勋章。战争结束后,奥列霍夫任列宁格勒莫扎伊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副院长。1952年他作为苏联专家被派到中国工作。

  1944年8月23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布“关于向苏联红军空军部队将军﹑军官﹑军士﹑战士﹑预备役人员授予勋章”的授勋令。授予以下人员《列宁勋章》 ( 奥列霍夫中将为名单上的第九位获勋者)。

  从1952年夏到1957年春,奥列霍夫将军一生中最后五年时光都是在帮助中国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艰难历程中度过的。

  1952年7月,奥列霍夫苏联空军中将受苏联政府的派遣来到中国,对解放军总参谋部提出的建院初步方案进行论证和修订,并成为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陈赓院长的苏联顾问。奥列霍夫为创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为学院选址,他在陈赓院长的陪同下不辞辛苦,走遍上海﹑南京﹑武汉﹑沈阳﹑长春和哈尔滨等地进行考察,最后学院被选在了哈尔滨市。

  1953年5月13日奥列霍夫中将率领第一批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8名成员和3名工作人员从北京到达哈尔滨。当时我父亲唐铎携母亲,哥哥和我也与奥列霍夫将军同车厢到达了哈尔滨。那时我只有五岁,依稀记得一路上奥列霍夫将军又抱我,又还不停地逗我玩。

  奥列霍夫将军到达哈尔滨后,就立刻投身到了学院的规划和创建工作中。他参与制定了学院培养人才目标规划,其中在制定学员政治教育与教养的基本任务时,他指出:“只有马列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成为学院毕业生的世界观和政治信仰的基础时,才可以做到。”同时他还提出:“院首长的基本任务,一是使学院成为培养军事工程干部的教学中心,二是使学院成为军事科学技术思想的研究中心。”这个建议对哈军工的办学定位起到了重要的决策支持作用。

瓦•伊•奥列霍夫苏联空军中将

  在建院之初,奥列霍夫曾在工作手记中写道:“苏联顾问在学院的任务,在于帮助中国同志能独立地掌握教学及科研全部过程。”所以,哈军工从创建的开始,就把当时苏联先进的教育思想和办学经验运用到了学院的教学科研工作中。

  奥列霍夫还主持制定了《军事工程学院教学过程组织基本条例(草案)》,共9章144条,这是一个指导学院教学的根本文件。它对学院的各种教学方式的目的﹑要求﹑任务﹑做法﹑考核和各类教员的分工﹑职责及学员的毕业考试﹑毕业设计的要求都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此文件由他亲自签署俄文版本后,译成中文,1953年9月经陈赓院长批准后,以命令颁布实施。学院又根据此条例,制定了一系列的教学工作的具体条例和规定,使学院的教学工作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正规,保证了教学质量,成为了学院为我国国防建设培养合格人才的教学基础。

  此外,奥列霍夫还参与了学院对教学计划、教学方法、教材选用﹑各系专业科目的设置﹑课时安排等制定工作。当他知道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亲自审阅了哈军工第一期教学计划时,他深感万分荣幸,他激动地对陈赓和刘居英说:“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能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亲自审阅我们学院的教学计划,实在出乎我的意料,这在我们苏联是不可思议的。”

1954年陈赓院长﹑李懋之﹑张衍﹑唐铎等哈军工领导和苏联专家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在哈军工野营开幕式上检阅哈军工学员队伍,右1是奥列霍夫中将唯一的一次身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装照片。

  奥列霍夫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废寝忘食﹑全心全意。他亲自下工地,检查教学大楼的建筑进度和质量;亲自到学员宿舍,检查内务卫生;亲自到课堂听课,了解教学情况;亲自检查教员备课情况,听教员试讲;亲自到实验室,检查实验结果;亲自到野外登山,考察军事野营训练场地......。他及时向学院领导反映发现的问题,力争问题得到及时地解决。他关心学院发生的每一件事情,真正地为办好这所军事学院而亲历亲为﹑呕心沥血。奥列霍夫夫妇来华工作时,他们的20岁的女儿正在读大学,14岁的儿子读中学。正是需要父母关心﹑照顾﹑教养时期,然而,为了帮助中国人民创办这所军事院校,离开孩子到了哈尔滨,结果女儿大学未毕业就结婚做了母亲,后又离婚,生活困难。儿子因无父母照顾,贪玩不爱学习,没能考上大学。奥列霍夫将军就是这样,为了办好哈军工,抛家撇业,发扬国际主义精神,为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建设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以至自己的生命。

  虽然奥列霍夫在哈军工工作期间,每年有一个月回国探亲休息假期,但他到了莫斯科后,他仍想着哈军工的工作,在家坐不住。他常常利用自己休假时间到苏联走访各军事研究机关,了解苏联最新科研动向,并回到哈军工后及时把他所了解到的最新的科研信息介绍给学院领导和教授们。他就是这样,处处为哈军工着想,这位老布尔什维克真正把哈军工当成了自己的家。

1957.3.30.哈军工苏联专家顾问团第一任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将军的追悼大会

  1957年3月27日奥列霍夫将军突发心脏病在哈尔滨不幸逝世后,在哈军工全校学员和教职员工为这位享有很高的威望奥列霍夫将军举行了追悼大会。

   陈赓﹑刘居英﹑刘有光三人联名的挽联写道:

  “是同志是兄弟是敬爱的益友良师诲人永不倦讵料噩耗风传诗歌薤露 有文章有经济有高度的原则精神遗德必长在将勉大家学习用作花环”

  在追悼大会上,刘居英将军在致的悼词中指出:“奥列霍夫同志的逝世不仅在苏联失去了忠诚的无产阶级的战士,而且使我们也失去了一个良师益友。这是我院建设上的一个严重的损失。...... 正是有了以奥列霍夫同志为首的苏联顾问团的指导和帮助,才能够使我院在短短的数年的时间里,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初建规模到走上正规,才能够使我院在很短的将来可以有了耕耘的第一期收获和果实。奥列霍夫同志是我院的创建的拓荒者和奠基人。他的光荣的名字载入军事工程学院的史册,永垂不朽!”

陈赓院长与苏联专家奥列霍夫(左一)﹑诺维克﹑叶果洛夫合影

  我父亲唐铎与奥列霍夫中将有着深厚的革命友情,奥列霍夫将军不幸逝世后,他在1957年3月30日哈军工的《工学》报上发表了题为“光荣的道路---悼战友奥列霍夫同志”的文章,介绍了奥列霍夫中将的生平,沉痛悼念这位为中国国防建设事业做出重大贡献的哈军工首席顾问。

   父亲生前十分怀念奥列霍夫将军,他曾经跟我讲过三十年代他和奥列霍夫在莫斯科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空军兵器系学习时,在同一个党支部过组织生活的情景;他还讲过,他作为学院的学生地面阅兵方阵队员,跟随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带队的大队长奥列霍夫多次参加莫斯科红场节日阅兵的难忘情形。我父亲十分感激奥列霍夫将军对他的关怀和帮助,他说: “二战胜利结束后,苏联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军,很多与我一起在军队工作的同事和战友都被安排复员和转业了,而我从战场前线作战回来后,接到的苏联空军干部部的调令是派我到彼尔姆空军技术学校任教,我之所以能留在苏联空军部队继续工作,这多亏了当时时任苏联空军干部部部长的奥列霍夫同志的关照......,是的,奥列霍夫同志真的关照了我。”

  说来也巧,我与奥列霍夫将军是同名,在俄语里“瓦加”是我的俄语名字的“小名”而我的大名是“瓦季姆”,在俄罗斯和乌克兰我母亲亲属都叫我“瓦季姆”,很荣幸,这竞与奥列霍夫将军同名。所有,我小的时候,奥列霍夫将军常逗我说:“我在中国认识了另一个瓦季姆”。

  我曾跟随父母多次见过奥列霍夫中将。每当奥列霍夫将军或他的夫人奥列霍娃生病时,我父母都带着我们孩子到《大和旅馆》他们夫妇居住的215房间去看望他们。那时,我虽然很小,但仍给我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1959年夏天,我随父母赴乌克兰探亲,在莫斯科转车的时候,我们全家还到奥列霍夫家看望了他的夫人奥列霍娃。奥列霍娃对我父母说:“她始终想念着中国,想念着哈军工。她在夜里时常梦到哈军工的文庙;梦到带有中国古典特征琉璃瓦屋顶的哈军工教学大楼的建筑;梦到她所居住过的带有中国古色古香家具的《大和旅馆》最好的215房间......

新圣女公墓的奥列霍夫夫妇墓地

  1992年在莫斯科,奥列霍夫将军的女儿沃良对来访的原哈军工俄文首席翻译锻钢说: “我妈妈常念叨哈尔滨的人们,刘居英副院长非常好客,并在家中宴请过她;特别是最后离哈前,李懋之特带她到秋林公司买了许多礼品!在去世前,还能忆起陪父亲灵棺离哈时,哈军工全院上万人,在冽冽北风中,排着长长的队伍,一直送到机场,起飞中回首仍可见到浩大浩大的人群,在向飞机挥手告别!妈妈真是一直在怀念中国,怀念父亲最后岁月工作的地方!”奥列霍夫将军的女儿沃良还告诉锻钢同志:“ 妈妈回国后身体尚好,还常去中国驻苏大使馆,看介绍‘今日中国’的宣传窗。有一次看到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剪彩照片后,特别高兴,,逢人便夸中国的建设成就。”沃良还回忆了,她母亲在她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在病床上给她讲过父亲奥列霍夫在北京住院时,受到陈赓院长无微不至的的关照和照顾的情形。

原哈军工苏联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将军的翻译锻钢在哈军工和现在的照片

  中国人民并没有忘记为我们哈军工做过重要贡献的奥列霍夫等苏联专家。1992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致函锻钢同志所在的军械工程学院副院长王祖光,请锻钢同志去莫斯科时,代表国防科大学校领导看望一下奥列霍夫家人,并给锻钢邮来了陈赓院长着军礼服与奥列霍夫等苏联专家唯一合影的照片和两幅湘绣,让他带到莫斯科去,还让锻钢同志在莫斯科买点茶、糖果等礼品送给奥列霍夫家人,以示慰问。

   在莫斯科,当锻钢同志把那张陈赓院长着军礼服与奥列霍夫等苏联专家唯一合影的照片给奥列霍夫儿子伊戈尔和女儿沃良看时, “他们十分感慨,端详了良久,觉得其父亲能与中国的陈赓大将共事,并把自己的最后岁月奉献给了哈军工的创建,是值得荣幸的。”

  1993年在哈军工建校40周年之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的庆祝校庆的大会上,宣读了锻钢同志从莫斯科带回来的奥列霍夫儿女的贺信,赢得了全场的热烈掌声。

  2007年,也就是奥列霍夫将军去世之后的第五十个年头, 为了纪念这位伟人,中国人民在哈尔滨工程大学的校园里树立了奥列霍夫将军的铜像,并以他的名字命名了这个广场,以这种形式,把他的功绩永远铭刻在这片他所奉献过的中国土地上。

  在纪念奥列霍夫铜像落户哈工程大学校园十周年暨纪念奥列霍夫中将诞辰115周年的今天,我们“哈军工”人十分怀念着这位为哈军工做出重大贡献的苏联首席顾问,缅怀他为中国人民所做出的伟大功绩。奥列霍夫将军不仅是我们家的老朋友,更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中国人民永远怀念着他!热爱着他,纪念着他!

  敬爱的奥列霍夫将军,我作为唐铎的后人,在今天纪念您诞辰的日子里更是无比怀念着您!

  奥列霍夫中将气壮山河,永垂不朽!

© 2017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友工作办公室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哈尔滨工程大学主楼 邮编:150001 电话:0451-82589365 82569000
管理维护:哈尔滨工程大学校友工作办公室 技术支持:信息化处